决不能怂

894 要不要整点冰镇麦酒?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心情马甲 本章:894 要不要整点冰镇麦酒?

    比尔博一边猜测对方的意图,一边让队伍做出攻击阵型,同时把珍藏的密导炮都拿了出来,两军相争可不讲武德,但凡有丁点儿机会,都要把握住,趁着对手还没有行动,能把那巨大的车辆点着了就算赚了便宜!

    他的五万士兵一边列队一边看着不远处的庞然大物,心中也有些惴惴,不过看着最前排的炮手有条不紊的放着炮,心里要踏实许多,这么多年的仗打下来,无论多坚固的城楼,只要排上一排密导炮,还没有不建功的时候,此时头儿不再藏私,将所有的密导炮都推了出去,想来对面的那些巨大的钢铁箱子转眼就会变成废铜烂铁。

    带着期冀的目光看向对面,之前一艘偌大的运输舰分解成几十辆车就已经让他们震惊了,没想到此时再起变化,前面两辆模样相似的巨型车辆顶着漫天的炮火,不管身上是火焰还是冰霜,它犹自缓缓伸出“利爪”!

    是的,这两辆车伸出了利爪,从车的前端伸出四跟近半米宽两米长的带有弧度的金属利刃,最前端闪着寒光的利刃插进了沙地,遇到两块戈壁上的乱石,犹如滚烫的餐刀插入了黄油,竟然没有办法抵挡就直接切开,让士兵的惊奇的是在车辆的尾部,同样有一根利刃钻了出来,扎在地下,如此一来两辆车辆都固定在了地上,只是这种固定方式,倒像是化身两只爪子钳住了地面。

    变化到这里才仅仅是开始,当这两台车固定好后,后面数辆沿着这两辆车往上开,竟然以这两辆车为底座,越开越高!

    开始时比尔博还觉得匪夷所思,后来想想便明白了,想来下面的两辆车上有类似轨道的东西,只是数辆车开上去之后,两辆车彻底变成了两根柱子!到了这时比尔博才看见在稍远的地方竟然还有两根柱子,此时仍旧不停的有车辆往上方开去,比尔博既好奇又担心,总觉得这个庞然大物不是什么好相与的,但密导炮从开始到现在几乎没停,可以算是不计代价的攻击了,却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铁盒子里面的人有没有受伤或者直接倒毙,比尔博看不出,但从外表上看铁盒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,比尔博年纪大了,这种情况也见过,说起来很简单,就是某些金属对非物理攻击免疫,或者免疫一部分,只是这种金属及其少见,否则其中掺杂坚固的金属,那做出的盔甲不是无敌了?

    只是在这片大陆之外,在遥远的星空中,类似的金属是不是还是少见,比尔博就不得而知了,他看着四根柱子越码越高,心中愈发不安,他看了眼身后,这支队伍在原先队伍的基础上再次精简,骑士等级最低为四级,这已经是个非常恐怖的阵容,仅排队这种小事就能看出军队的素质,奔跑半天,队伍丝毫不乱,说停就停,顷刻间攻击阵容成型,比尔博思考着要不要在对方还在搭柱子的时候给他破坏掉,突然军队中传来了“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比尔博回头去看,四根柱子又起了变化,下面爬到上面的车不再往上垒,而是开始横向移动,看这架势似乎要将四根柱子连成一片!

    比尔博都看懵逼了,星外文明这是要干嘛,把好好的运输舰拆了,在沙漠中建个凉亭吗?

    看不透对方的目的,比尔博也不敢贸然让士兵们出击,但看着密导炮打

    上去效果实在不明显又心中不甘,于是让人换下一部分,换上投石机,用西瓜雷攻击。

    西瓜雷在早期的时候还是发挥了很大作用的,想当初连炮兵营都是用西瓜雷的,但在魔导炮渐渐重现历史舞台后,西瓜雷就慢慢退出了时代,因此比尔博手头上也没有很多,此刻都拿出来,排成三两列,照着对面轰。

    只轰了两下比尔博就放弃了,用惯了密导炮,再加上安得利斯沙漠这里布满了信号牌,让他隔着老远就能轰到对面,都忘了投石车的射程有限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“凉亭”很快就建设完毕,相比于正常的凉亭,它的顶部显然更加厚实了一点,下面排队的车辆已经不多了,仍在顺着柱子往上爬,大多集中在前端的位置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,不仅是比尔博,就连大部分士兵也都看出了端倪,一名下属凑到老将军身边,问道“大人,这是想拼出一个什么动物吧?四根柱子是四条腿,您看下面还有爪子。”

    比尔博也看出了这应该是一个比较抽象的动物,不过他不比普通士兵,他除了看稀奇还要琢磨敌人的意图所在,以及如何破解。

    打仗打的好好的,突然把家里的运输舰拆了,用近一半的材料跑到对手面前搭建一做奇丑无比的动物造型房子,这特么有点不按常理出牌啊!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!

    作为一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军,一座战场上的建筑,即使不是他所建,但只要给他看上一眼,还是能大致判断出其作用是什么,哪怕这两年不断有新式武器的出现,作战方式和以往已经有了很大不同,但万变不离其宗,任何建筑的功能还是有迹可循的,但面前的这座建筑就显得十分诡异!

    战场从来都要高效、简介,老将军活了一辈子还没见过有人将要塞雕个花边的,更不要说码个动物造型起来!更何况这造型做堡垒肯定不行,做战地医院也不行,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来的设想,这特么就是个凉亭!

    沙漠太阳太毒了?弄个凉亭还不够,是不是还要搞点冰镇麦酒出来?

    比尔博猜不出来,觉得智商受到了侮辱,心中憋屈的不行,沉着脸吩咐先去一队人,管他搞什么幺蛾子,把它拆了再说!

    一般而言,金属都是物理防御要强一些,而魔法抗性稍弱,但也不是魔法抗性比较好的金属,但通常延展性也会更加出色,如此一来物理防御反而要差,比尔博就不信能顶得住密导炮狂轰滥炸的金属,还能扛得住他手下一通劈砍?

    一队人很快冲了出去,双方相隔超过千米,不过对于这种高手,千米之遥不过片刻便至。

    领头人是芬克尔,他原本就是莫桑公国的将领,比尔博的手下,与叶默尔一起在西塞尔烧粮一战中被擒,后来莫桑公国全部划入了大汉的版图,他兜兜转转还是到了比尔博的账下,或许是为曾经的背叛而羞愧,从那时候起他和叶默尔二人就没离开过比尔博,哪怕这次战争以他们二人升到七级的实力本可以亲率一军,也没有独自领兵,犹在比尔博麾下领大队长一职。

    在远处还不觉得,距离越近芬克尔越是手心冒汗,他面对的这家伙简直不能够用巨大来形容,巨大总有个想象的空间,

    而面前的这庞然大物已经超越了他的想象,并且这东西在所有的“车辆”到了指定位置之后,整个身体似乎化掉了一样,所有的棱角都被抚平,最早钉在地上的那辆车形态逐渐改变,此时更像一只猛兽的爪子,而仅仅是这只爪子就有一间屋子大小!

    芬克尔不清楚这些金属为什么能够化开,也不懂金属能够凭借自身的记忆力还原,更不懂从血液到肌肉的仿生科技,只知道这只如同山一般大的建筑,正从一个冷冰冰的建筑往一头巨兽转变,尽管他并不相信一只由金属车辆拼凑而成的“巨兽”能真的活过来,然而对危险的直觉一直让他毛骨悚然!

    而且他亲眼看着近三分之一的运输舰分解成数十辆车辆,这数十辆车辆再组合成任何东西,芬克尔都觉得是有可能的,无论如何,一定要在它变化成型前破坏掉!

    “毁了它!”芬克尔扬起长剑,身先士卒,第一个冲了过去,他的身后是一支两千人的队伍,没有一人犹豫,所有人掏出随身武器,发一声吼,向着敌人迎去。

    “擂鼓。”比尔博回身吩咐了一声,在战场之上,哪怕身临绝境,只要听到自家的鼓声,就能平添一份勇气。

    鼓声响起。

    站在比尔博身边的叶默尔看了一眼其中一位鼓手,尽管比尔博麾下连鼓手也至少要有四级骑士的水准,但有了能力并不代表就有了胆量,此人见对手如山的身形,心中胆寒,连手上都不免颤抖,叶默尔不满,上前两步喝道“我来!”

    一把推开那个鼓手,双手持鼓槌,深吸一口气,重重砸在鼓面之上!

    鼓声隆隆!

    芬克尔并没有直接对上巨兽,和别处一样,巨兽的前方也布满了身穿外骨骼的星外士兵,和别处有区别的是这里的士兵并不承担进攻的任务,而是护在巨兽的身前,此刻见对方冲了过来,也呼喝着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早在比尔博让人用密导炮的时候,星外士兵就冒着危险冲到第一辆车之前的几百米处,往地上丢一种圆盘样的东西,士兵们背着个大箱子,一个个往地上丢,此物碟子大小,约两指厚,看上去士兵们丢得随意,也颇杂乱无章,比尔博当时因为距离远,见士兵们晃悠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,只让人轰了几炮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此时芬克尔到了稍近的地方,看着地上乱七八糟好多圆盘也是不明所以,对方不仅在前方三四百米处丢得到处都是,就连巨兽的身下,以及身后也丢了不少。

    芬克尔不敢大意,趁着对方士兵还没冲上来之际赶紧检查了一下,这圆盘一样的东西怎么看都跟地雷相似,可要说是地雷那就有两个方面不能理解,一来丢得也过于明显了点,而且这么大一只,当真把别人当傻子吗?不过这点也勉强能说得通,那就是通过遥控引爆,等自己这边人马冲到近处,对方突然引爆,那么注定要吃个大亏,可就算是这样,还有不合理之处,对方将雷放在前面就算了,连自己身下和后方都放上,这是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吗?

    还是说早早的就为撤退做好了打算?

    搞这么大一个玩意儿杵在这儿,还整成猛兽状,再转眼撤走,敌人这是憨呢,还是搞行为艺术?

    scrt()scrt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决不能怂》,方便以后阅读决不能怂894 要不要整点冰镇麦酒?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决不能怂894 要不要整点冰镇麦酒?并对决不能怂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